陳鴻璣:美元強勢露疲態 金價始終有運行

作者:陳鴻璣

美元強勢露疲態 金價始終有運行

本欄的預測總會早數個月實現。筆者在《投資先機》1月號的文章曾預測,稅改振興美國經濟,但會令熱錢流出新興市場,可能製造金融危機。半年時間不到,阿根廷已成為「第一滴血」,匯率暴跌,央行被迫在8天之內升息3次,由27.25%急升至40%。究其原因,當然是美國經濟太強勁,美元指數太堅挺所致。對金價來說,美元強也是利空的因素,所以我們做投資黃金的決定前,要問的問題是:到底美元是否可長期保持強勢?

筆者曾經分析過,弱美元可以吸引美國企業把盈利回流,完成稅改回收美元的目的,所以美元短期強勢不代表長期強勢。讀者可能會罵筆者胡說,明明美國開始了加息周期,美債收益率也在上升,怎麼說美元沒有長期強勢?

一本天書 難睇到老

美債收益率上升吸引投資者買入美元和美債,支持美元匯價,聽上去是符合邏輯的判斷,然而這在歷史上卻不盡言。就以最近為例,美元是從2015年底開始加息周期,當時美元指數接近100,截至執筆之時則是93水平,下跌了7%,但聯邦基金標準利率已由0%至0.25%,上升至1.5%至1.75%(較後時間應會加至1.75%至2%)。

歷史上不止一次出現這種違反直覺的情況,原因是在經濟一體化之下,影響匯率的因素太多太複雜,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相對經濟增長也有影響,所以加息周期未必跟美元指數的牛熊市有關。

筆者只解釋了加息周期未必令美元保持強勢,但到底美國政府是否有意選擇弱美元呢?國際貿易上,想增加出口的國家,自然會製造寬鬆貨幣的環境來使貨幣貶值。例子如日本,安倍經濟學的重點就是這樣,日元成功貶值,也改善了日本的經濟,日經指數由8,000點左右回升至20.000點水平。換言之,如果美國希望轉型為出口大國,那麼美元指數就難免遭殃。

中美貿易 推波助瀾

事實上,國際能源署(IEA)預計美國在2019年就會超越俄羅斯,成為最大產油國。美國的頁岩油開採成本因為科技發展而下降,目前已經突破了日產1,000萬桶,很快就會超過俄羅斯的日產1,100萬桶。故此,當美國成為石油出口國時,弱美元則可以成為他們搶攻市場的優勢,挑戰OPEC和俄羅斯等產油國的地位。

除了石油之外,我們從中美貿易關係當中,也不難看出美國想成為出口大國這一件事。5月下旬,中國副總理劉鶴跟美方達成共識,同意購買大量美國貨物以解決美國對華貿易逆差。如果美國願意售賣更多高科技產品予中國,對中國的發展當然有益處,對美國出口同樣有利。

美國手法不算光彩,但總算達成的大方向是雙方同意的。如果美國的確是要中國解決2.000億美元的逆差,那將是相當大的出口量。這反映出特朗普的經濟發展方向不單是國內要「美國優先」,也希望海外會多多使用美國貨,所以頭號目標就是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了。

美元指數跌 利金價

話說回來,各項經濟數據,包括「恐怖數據」零售銷售數據造好,令美元指數急升,打擊金價,令金價於今年首次跌穿1,300美元/盎司大關。如果筆者上述的估計正確,美元指數最終也是會回落的。加上中東等地的風險未消除,對金價的支持仍是堅固的。

不過技術分析顯示,金價有機會跌至1,273美元/盎司水平,甚至是1,250美元/盎司,所以短期內還是要謹慎行事。金價有機會在美聯儲公布加息之後才作出反彈,因為屆時利空因素已消化。

留言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