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道財經:關稅大計 意在沛公?

作者:《王道財經》由王冠一教授創辦,本著「授之以魚,不如授之以漁」的理念,追蹤重要市場資訊,並致力剖析環球財金大局,務求見微知著,捕捉市場先機。

關稅大計 意在沛公?

美國總統特朗普(Donald Trump)早前突然威脅將對進口鋼、鋁產品徵收高額關稅,全球金融市場為之兵荒馬亂,包括股票等資產價格更一度急瀉;其後,隨著事態發展時弛時張,各地股市也一日大升一日急跌,走勢極之反覆。

金融市場的反應顯示,貿易戰一旦開打恐怕會拖累全球經濟,事實上,美國此舉肯定是損人不利己。倘遇上別國報復,戰火將愈燒愈烈,各國競抬關稅之餘,更設貿易壁疊的話,後果固然不堪設想;就算別國未有採取報復行動,也不一定符合美國利益。以特朗普簽署的關稅令為例,美國鋼鐵及鋁業看似獲益,尤其對德州等個別州份的相關工人有利,但卻損害倚賴入口鋼鋁的製造商,最終推高產品價格從而轉嫁消費者。像美國的汽車業便有可能遭池魚之殃,建築業也因而叫苦連天。據估計,鋼鋁業或因法令增加3.3萬個就業職位,惟其他行業卻因而失去17.9萬個工作崗位。

顯然,徵收懲罰性關稅並非一面倒利好美國,特朗普精明不過,明知道政策之下「美國優先」定必無法兌現,但他卻選擇在此時劍走偏鋒,到底葫蘆裡賣甚麼藥?

無他,特朗普此刻儼如熱窩上的螞蟻。3月13日將是鋼鐵重鎮賓夕法尼亞州(Pennsylvania)舉行補選的日子,去年10月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墨菲(Tim Murphy)因性醜聞下台,其議席將由黨友薩科恩(Pick Saccone)與民主黨候選人藍姆(Conor Lamb)競逐,由於兩人的支持度叮噹馬頭,所以特朗普在選前宣布開徵關稅,很可能是為補選拉票。要知道去年末痛失票倉阿拉巴馬州(Alabama)後,共和黨支持度響起警號,特朗普眼見險境重臨,實在無法不施展政治伎倆,鞏固聲勢。

再者,重關稅所惠及的不止賓州,而是整個中西部工業。當年特朗普的全國得票比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莉(Hillary Clinton)低得多,少270萬票,但全憑精準地爭取到關鍵州份白人勞工階層的利益,才能拿下更多選舉人票,成功壓倒希拉莉。有鑑於11月的中期選舉日漸迫近,特朗普重施故技,作勢強推關稅政策藉以籠絡民心,也不無道理。

特朗普一意孤行,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(Gary Cohn)看似成為主子的犧牲品,然則科恩來歷殊不簡單,特朗普亦深知科恩乃白宮的定海神針,如今兩人為一樁小事突然反目,一連串劇情是否顯得有點耐人尋味?

留言
分享